「八千癲路‧卓奧友峰」第七回: 他鄉遇港人

  • 2016-07-18
  • ✸ 高危攀爬
  • ✸ 露營宿營
  • ✸ 長途行程
  • 894

C1高6450米,在一個小小的斜雪坡上。瞓醒,回復返體力,換上聖衣,準備出發,是日目標是上C2留一晚再返ABC。

濃霧鎖山,只緣身在山中卻不見卓峰真面目,和隊友們前進了一段,等下停下,由於視野太差,前進不宜,唯有退。回C1換返D衣物就返ABC。

遠望ABC時發現該處多了很多營幕,應該有其他登山隊已經進山駐扎。

薛西弗斯永無止境地重複推著一塊必定會滾回落山的岩石上山

月宮吳剛永無止境地重複砍伐一棵必定會重生復原的桂樹落地

眼前的卓峰,如露亦如電,如夢幻泡影,我在做徒勞無功的事嗎?

非洲部落自古有個傳說,非洲最高峰乞力馬扎羅峰頂是神之領域,上有白銀建成的神之宮殿,不許凡人進入。曾有人進入了神之宮殿並偷走了不是人間的白銀,結果受到天遺,回到人間,手中的白銀化為淨水。今日,我們當然明白,傳說中的白銀其實是山頂的冰晶。

我是否不被允進入八千仙域?

我努力努力了很多很多,犠牲了很多很多,才走到依一步。登卓奧友過程一路波折重重,難度登頂如偷採乞力馬扎羅峰頂神殿的白銀,最後只能化成逝水,無法擁有。難度我要殿前止步? 那一刻心情陷入八千米谷底,懷疑自己是否愛上狼的肥羊,戀上夏的雪人,註定悲劇落幕。

這晚我獨臥營中,
摸到八千夢碎的破鏡,
聽到意志崩解的韻律,
感到熱血冷卻的餘溫,
嗅到夢想腐爛的氣息,

張開眼,我看到南柯夢中的肥皂泡,破開的綺麗。

ABC多了很多登山隊,無認真數過,但應該超過10隊,有新疆隊,西藏隊,台灣隊,大學隊,韓國隊,幾隊鬼佬隊。這段日子,山上天氣不太好,所有ABC的隊伍都滯留在此處,望天打掛。走去西藏隊到探訪,竟然遇到兩名香港人,他們就是攀石教練黃師傅和他的大弟子羅大哥,加埋過100歲,但仍有心有力,屢登大山,好強勁。

他們JOIN的西藏隊在國內數一數二,人強馬壯,以高質素見稱。聽他們說,動用了超過300頭牛次運送物資,而且服務周到,日日有生果,仲去埋核。語畢,他們就拿出一碟切好去核的蘋果招待我,67好爽甜呀。在ABC我好耐無食蘋果啦,只能間中食到幾片有D爛的多核西瓜。觸目所見,西藏隊的營地如酒店大堂一樣,地方鋪了厚厚毛毯,有大銀幕和PROJECTER睇電影,真係估你到。當然,西藏隊的收費亦數一數二。

他鄉遇港人,同聲同氣,份外親切。大家也是第一次登八千米,吹下登山D器材呀技術呀,一講到上一年登頂的香港人,成個西藏隊營地D人就不請自來加入討論。

回到自己營地,食返粒好黐牙的小兔兔奶糖,玩下器材睇下書又一日。翌日,去地質大學隊探訪。那邊的營地較我們簡陋一點,領隊是王冰,國內有名登山家,我2007年登上四川有名險惡的尖山子,都係參考他2005年首攀該山的路線。

呆呆滯滯在ABC又了幾天,領隊又park 針。會唔會山上天氣一路變差,結果我只能空手走一回,與峰頂擦身而過?以我的家世,如果今次無功而回,我應該好難好難再有機會登八千,

期待了又幾日,出發願望落空,究境要等幾耐? 望着山頂,一片愁雲,摸著ABC附近的紀念碑,我意識到我開始出現好深的抑鬱情緒,思人思物思鄉。

進西藏後,我就無洗頭,數數手指差不多成個月。是日天氣稍佳,我決定一洗鬱燥鬱悶焦躁的三千煩惱絲,以滌心靈。而我們的前哨部隊也收拾行裝向山進發。這段等待的日子,隊友們每天由早到晚,就係不停咁玩鬥地主。而我繼續望山打掛,閱書渡日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相關遊記:「八千癲路‧卓奧友峰」系列

更多同類遊記



  • 關於作者

Dino

  • 訂閱內容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