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八千癲路‧卓奧友峰」第十回: 缺糧、缺水、缺人..燃燒生命換來的每一步

  • 2016-10-25
  • 海外野遊
  • 996

遊記分類: 海外野遊
難度分數:
遊記簡介: 和協作溝通後,知道原來帶唔夠燃料,所以無法大量煮雪溶水,更莫說生火煮食,只能有限地配給水,而我得到約500ml水和少量餅乾。難以置信.....



山岳曲線比女人曲線更誘惑要命,更隨時令人喪命,是日向C3進發,然後半夜出發攻頂。在7千幾米高的C2竟然仲有雀仔搵食,人都無野食呀。





和D協作溝通後,知道原來帶唔夠燃料,所以無法大量煮雪溶水,更莫說生火煮食,只能有限地配給水,而我得到約500ml水和少量餅乾。







難以置信,這就是國內八千米級專業登山隊的質素,管理能力營運能力人力物力安排,嚴重不合格,沒有足夠的食物和水,莫說攻頂,回頭也有危險。







然而,我仍然選擇上路,真的非常冒險亂來,斷水斷糧隻鞋又虧,根本就係半隻腳放入鬼門關。此時此刻,就只剩下一點一息尚存的脆弱意志頑守支持,令我身體尚未完全崩潰。



如果那一刻有人問我姓乜,我應該攰到無反應,連個腦想轉一轉諗下自己姓乜都做不到。

辛苦到沒有了意識,連意識自已辛苦的力量也沒有,只係記得自己要上頂。連情感情緒都沒有了,思想思維都沒有了,人若倒空,心無雜念。當我稍為回神時,發現上攀路上只有我一個人,前不見有人,後不見來者,放目四周一個人也沒有。



登山隊軍令狀拍心口保證的全程支援協作也不見了,說好的糧水和人呢?!!缺糧缺水缺人,我感到世界只剩下自己,在艱苦的路上孑然一身,孤伶伶獨個兒走著。即使久不久整理因甩鞋底而鬆脫的冰爪,都係機械式慢動作。最重要係我走不動了,我覺得我身心都分解了,不復存在。





望到C3, 最後50幾級卻是最遙遠的距離,我係每起一下腳都要內心咆哮幾下,然後喘成分幾鐘氣,每向前一步都係燃燒生命換來的。



我係最後一個到達C3,入營飲埋剩下的珍貴凍水,與隊友分享我自備的朱古力餅。我太口乾了,乾到只能食少量餅,缺水食餅根本食唔到好多,我不覺餓只覺攰與渴。



這趟攻頂,每人有2支氧氣。在高7650m 的C3營內,我們開始用氧來讓身體回復。登山用氧氣瓶放出氧氣分5個級數,分別是0.5,1,2,3和4。其實是把出氣口的洞分4份,然後扭開8份1,4份1,4份2,4份3和全開。開0.5吸一陣,我已經好返好多。





為了節省氧氣,吸順左條氣就關掉,跟手就瞓,7650m是我瞓過最高的地方。


相關遊記:「八千癲路‧卓奧友峰」系列


更多同類遊記



  • 關於作者

Dino

  • 訂閱內容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