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八千癲路‧卓奧友峰」第十一回: 站立在8201米的峰頂

  • 2016-10-25
  • 海外野遊
  • 1750

遊記分類: 海外野遊
難度分數:
遊記簡介: 登珠峰曾經是我的終極目標。當我望着對面高我約647米的珠峰頂,在缺氧的腦中向珠峰說過﹕對不起,我不能登你了,有比你更重要的人在山下等我。..



大隊半夜黑媽媽醒來,拿取約500ml水準備出發。可能夢中吸氧不足,睡醒覺得自己好虛弱。走出營,四處是準備攻頂的人群。我站在雪地想往上移動,兩腳卻不聽使喚,動不了分毫,很可怕。立即裝上氧氣架生開0.5,身體才能發動。



用氧後我彷彿食左大力菜加仙豆沙律,同時得到骷髏頭堡賜我力量,上攀好力左好多。在雪地急上了一輪,不久卻大塞車,所有登山者一條隊企晒起度排長龍,因為不遠處就是攻頂前的最大難關,一塊高大的冰雪直崖。寒風凜冽,站著不動一段時間,開始感到霸道的寒意侵肌蝕骨,內臟都覺得冰冷,尤其是個肺好凍。我不停咁郁手指腳趾,等多D血流去身體最遠心臟的地方,我怕凍傷要切除指頭。


輪到我了,即使有繩輔助,仍然好辛苦才攀上這塊混了冰雪的直崖,上去後,喘氣喘到失控停不了。好辛苦,我花了好一段時間才能調整到呼吸節奏。驚魂稍定,重整旗鼓再上。有氧氣加持,我覺得好好力,係咁上。期間那些支援的協作不知去了何處。


由於暖水壼不知何時跌壞了,所以無法保溫,但幸好D水沒有結冰,我惜飲如金,期間有女隊友問我借水,一口飲了我一小半,還責備我D水凍。我沒閒理會,把緊時間上攀,攻頂的路好似沒有盡頭,走極都總係未到頂。在我心裡的時鐘,我好像走了八千年,由前前前前前世走到今世,仍未走到目的地。




突然間,望到遠處一座大山。是珠峰!我登頂了!我登頂了!我登頂了! 我終於由滾滾紅塵的大千世界,來到滾滾白雪的八千世界。2008年10月2日11點幾,我站立在8201米高的卓奧友峰頂。



(攻頂前的相片)


拿出[敢人聯盟]的旗幟想影相,卻被一陣八千強風吹走,[敢人聯盟]的A4紙及上面女友畫的幸運小企鵝們,就自此留在山頂風流快活。

山頂有一個7人足球場般大的平地,位處東方的珠峰、洛子峰、馬卡魯等一眾山峰皆清晰可見。拍了幾幅相,隊友協助下,也拍了一些見到樣的相,相片不多質素也普通,這個環境但求影到而已。





高8201米,北緯28.5”32,東經86.39”50,這個位置,是聖地、仙域、神界、神之行宮、永恆國度、淨土、天間、地亡地帶。這裡被尊稱為真理,全,一,道,梵,太極,無,空,禪。


以往掛在口邊,因為山在那裡,而此刻,山已在這裡。由征山,攀山,登山,人在山中,山在心中,人山合一,到人山兩忘。人在此處,是天人合一,梵我如一,齊一,齊物,道通,無待,開悟,成佛,涅槃。一朵雪花看世界,一粒塵沙見天國。我彷彿見到老婆在珠峰那邊沾雪花微笑。


這裡是永恆國度,雖然氣不敵氣溫上升半度。我除了氧罩深吸幾口8K的空氣和食了一口山頂的雪,好難形容空氣的質地,只能講真係好稀薄,讓萬古永恒的冰雪和似有還無的空氣進入我身體,與我同在。


登珠峰曾經是我的終極目標。當我望着對面約100 公里遠,高我約647米的珠峰頂,我記憶中我好似向珠峰說過 (或許只是在缺氧的腦中進行)﹕對不起,我不能登你了,有比你更重要的人在山下等我。回程前,在山頂拍了一段求婚片。向珠峰揮手訣別後,轉身背向卓奧友峰頂和珠峰,頭也不回踏着卓奧友和我的影子下撤。


相關遊記:「八千癲路‧卓奧友峰」系列



更多同類遊記



  • 關於作者

Dino

  • 訂閱內容

Top